找回密码
 FreeOZ用户注册
查看: 4725|回复: 57

林徽因《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 - 真性情,真丈夫的才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2-2011 00: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FreeOZ用户注册

x
前段在看林徽因的《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每每看到感动之处竟然落泪。

真是本,之上才是善和美。

真性情,真丈夫的美貌才女,百年中国我想也就她数第一了。


962.jpg
97.jpg


1097633078870.jpg
林徽因于 1945
——————————————————————————————

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林徽因

今天是你走脱这世界的四周年!朋友,我们这次拿什么来纪念你?前两次的用香花感伤地围上你的照片,抑住嗓子底下叹息和悲哽,朋友和朋友无聊地对望着,完成一种纪念的形式,俨然是愚蠢的失败。因为那时那种近于伤感,而又不够宗教庄严的举动,除却点明了你和我们中间的距离,生和死的间隔外,实在没有别的成效;几乎完全不能达到任何真实纪念的意义。

去年今日我意外地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着那幽暗的站台,默默地回忆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人生和火车似的蜿蜒一串疑问在苍茫间奔驰。我想起你的:

火车禽住轨,在黑夜里奔

过山,过水,过..

如果那时候我的眼泪曾不自主地溢出睫外,我知道你定会原谅我的。你应当相信我不会向悲哀投降,什么时候我都相信倔强的忠于生的,即使人生如你底下所说:

就凭那精窄的两道,算是轨,

驮着这份重,梦一般的累坠!

就在那时候我记得火车慢慢地由站台拖出,一程一程地前进,我也随着酸怆的诗意,那“车的呻吟”,过荒野,过池塘,..过噤口的村庄”。到了第二站——我的一半家乡。

今年又轮到今天这一个日子!世界仍旧一团糟,多少地方是黑云布满着粗筋络往理想的反面猛进,我并不在瞎说,当我写:

信仰只一细炷香,

那点子亮再经不起西风

沙沙的隔着梧桐树吹

朋友,你自己说,如果是你现在坐在我这位子上,迎着这一窗太阳:眼看着菊花影在墙上描画作态;手臂下倚着两叠今早的报纸;耳朵里不时隐隐地听着朝阳门外“打靶”的枪弹声;意识的,潜意识的,要明白这生和死的谜,你又该写成怎样一首诗来,纪念一个死别的朋友?

此时,我却是完全的一个糊涂!习惯上我说,每桩事都像是造物的意旨,归根都是运命,但我明知道每桩事都有我们自己的影子在里面烙印着!我也知道每一个日子是多少机缘巧合凑拢来拼成的图案,但我也疑问其间的摆布谁是主宰。据我看来:死是悲剧的一章,生则更是一场悲剧的主干!我们这一群剧中的角色自身性格与性格矛盾;理智与情感两不相容;理想与现实当面冲突,侧面或反面激成悲哀。日子一天一天向前转,昨日和昨日堆垒起来混成一片不可避脱的背景,做成我们周遭的墙壁或气氲,那么结实又那么缥渺,使我们每一人站在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候里都是那么主要,又是那么渺小无能为!

此刻我几乎找不出一句话来说,因为,真的,我只是个完全的糊涂;感到生和死一样的不可解,不可懂。

但是我却要告诉你,虽然四年了你脱离去我们这共同活动的世界,本身停掉参加牵引事体变迁的主力,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你仍立在我们烟涛渺茫的背景里,间接地是一种力量,尤其是在文艺创造的努力和信仰方面。间接地你任凭自然的音韵,颜色,不时的风轻月白,人的无定律的一切情感,悠断悠续地仍然在我们中间继续着生,仍然与我们共同交织着这生的纠纷,继续着生的理想。你并不离我们太远。你的身影永远挂在这里那里,同你生前一样的飘忽,爱在人家不经意时莅止,带来勇气的笑声也总是那么嘹亮,还有,还有经过你热情或焦心苦吟的那些诗,一首一首仍串着许多人的心旋转。

说到你的诗,朋友,我正要正经的同你再说一些话。你不要不耐烦。这话迟早我们总要说清的。人说盖棺论定,前者早已成了事实,这后者在这四年中,说来叫人难受,我还未曾读到一篇中肯或诚实的论评,虽然对你的赞美和攻讦由你去世后一两周间,就纷纷开始了。但是他们每人手里拿的都不像纯文艺的天平;有的喜欢你的为人,有的疑问你私人的道德;有的单单尊崇你诗中所表现的思想哲学,有的仅喜爱那些软弱的细致的句子,有的每发议论必须牵涉到你的个人生活之合乎规矩方圆,或断言你是轻薄,或引证你是浮奢豪侈!朋友,我知道你从不介意过这些,许多人的浅陋老实或刻薄处你早就领略过一堆,你不止未曾生过气,并且常常表现怜悯同原谅;你的心情永远是那么洁净;头老抬得那么高;胸中老是那么完整的诚挚;臂上老有那么许多不折不挠的勇气。但是现在的情形与以前却稍稍不同,你自己既已不在这里,做你朋友的,眼看着你被误解,曲解,乃至于谩骂,有时真忍不住替你不平。

但你可别误会我心眼儿窄,把不相干的看成重要,我也知道误解曲解谩骂,都是不相干的,但是朋友,我们谁都需要有人了解我们的时候,真了解了我们,即使是痛下针砭,骂着了我们的弱处错处,那整个的我们却因而更增添了意义,一个作家文艺的总成绩更需要一种就文论文,就艺术论艺术的和平判断。

你在《猛虎集》“序”中说“世界上再没有比写诗更惨的事”,你却并未说明为什么写诗是一桩惨事,现在让我来个注脚好不好?我看一个人一生为着一个愚诚的倾向,把所感受到的复杂的情绪尝味到的生活,放到自己的理想和信仰的锅炉里烧炼成几句悠扬铿锵的语言(哪怕是几声小唱),来满足他自己本能的艺术的冲动,这本来是个极寻常的事。哪一个地方哪一个时代,都不断有这种人。轮着做这种人的多半是为着他情感来的比寻常人浓富敏锐,而为着这情感而发生的冲动更是非实际的——或不全是实际的——追求,而需要那种艺术的满足而已。说起来写诗的人的动机多么简单可怜,正是如你“序”里所说“我们都是受支配的善良的生灵”!虽然有些诗人因为他们的成绩特别高厚广阔包括了多数人,或整个时代的艺术和思想的冲动,从此便在人间披上神秘的光圈,使“诗人”两字无形中挂着崇高的色彩。这样使一般努力于用韵文表现或描画人在自然万物相交错时的情绪思想的,便被人的成见看做夸大狂的旗帜,需要同时代人的极冷酷地讥讪和不信任来扑灭它,以挽救人类的尊严和健康。

我承认写诗是惨淡经营,孤立在人中挣扎的勾当,但是因为我知道太清楚了,你在这上面单纯的信仰和诚恳的尝试,为同业者奋斗,卫护他们的情感的愚诚,称扬他们艺术的创造,自己从未曾求过虚荣,我觉得你始终是很逍遥舒畅的。如你自己所说:“满头血水”,你“仍不曾低头”,你自己相信“一点性灵还在那里挣扎”,“还想在实际生活的重重压迫下透出一些声响来”。

简单地说,朋友,你这写诗的动机是坦白不由自主的,你写诗的态度是诚实,勇敢而倔强的。这在讨论你诗的时候,谁都先得明了的。

至于你诗的技巧问题,艺术上的造诣,在这新诗仍在彷徨歧路的尝试期间,谁也不能坚决地论断,不过有一桩事我很想提醒现在讨论新诗的人,新诗之由于无条件无形制宽泛到几乎没有一定的定义时代,转入这讨论外形内容,以至于音节韵脚章句意象组织等艺术技巧问题的时期,即是根据着对这方面努力尝试过的那一些诗,你的头两个诗集子就是供给这些讨论见解最多材料的根据。外国的土话说“马总得放在马车的前面”,不是?没有一些尝试的成绩放在那里,理论家是不能老在那里发一堆空头支票的,不是?

你自己一向不止在那里倔强地尝试用功,你还会用尽你所有活泼的热心鼓励别人尝试,鼓励“时代”起来尝试,——这种工作是最犯风头嫌疑的,也只有你胆子大头皮硬顶得下来!我还记得你要印诗集子时我替你捏一把汗,老实说还替你在有文采的老前辈中间难为情过,我也记得我初听到人家找你办《晨报副刊》时我的焦急,但你居然板起个脸抓起两把鼓槌子为文艺吹打开路乃至于扫地,铺鲜花,不顾旧势力的非难,新势力的怀疑,你干你的事“事有人为,做了再说”那股子劲,以后别处也还很少见。

现在你走了,这些事渐渐在人的记忆中模糊下来,你的诗和文章也散漫在各小本集子里,压在有极新鲜的封皮的新书后面,谁说起你来,不是马马糊糊地承认你是过去中一个势力,就是拿能够挑剔看轻你的诗为本事(散文人家很少提到,或许“散文家”没有诗人那么光荣,不值得注意),朋友,这是没法子的事,我却一点不为此灰心,因为我有我的信仰。

我认为我们这写诗的动机既如前面所说那么简单愚诚;因在某一时,或某一刻敏锐地接触到生活上的锋芒,或偶然地触遇到理想峰巅上云彩星霞,不由得不在我们所习惯的语言中,编缀出一两串近于音乐的句子来,慰藉自己,解放自己,去追求超实际的真美,读诗者的反应一定有一大半也和我们这写诗的一样诚实天真,仅想在我们句子中间由音乐性的愉悦,接触到一些生活的底蕴渗合着美丽的憧憬;把我们的情绪给他们的情绪搭起一座浮桥;把我们的灵感,给他们生活添些新鲜;把我们的痛苦伤心再揉成他们自己忧郁的安慰!

我们的作品会不会再长存下去,就看它们会不会活在那一些我们从来不认识的人,我们作品的读者,散在各时、各处互相不认识的孤单的人的心里的,这种事它自己有自己的定律,并不需要我们的关心的。你的诗据我所知道的,它们仍旧在这里浮沉流落,你的影子也就浓淡参差地系在那些诗句中,另一端印在许多不相识人的心里。朋友,你不要过于看轻这种间接的生存,许多热情的人他们会为着你的存在,而加增了生的意识的。伤心的仅是那些你最亲热的朋友们和同兴趣的努力者,你不在他们中间的事实,将要永远是个不能填补的空虚。

你走后大家就提议要为你设立一个“志摩奖金”来继续你鼓励人家努力诗文的素志,勉强象征你那种对于文艺创造拥护的热心,使不及认得你的青年人永远对你保存着亲热。如果这事你不觉到太寒伧不够热气,我希望你原谅你这些朋友们的苦心,在冥冥之中笑着给我们勇气来做这一些蠢诚的事吧。

二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北平
(原载1935 年12 月8 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

评分

参与人数 9威望 +270 收起 理由
anuo + 50 谢谢分享!
欢语 + 50 谢谢分享!
cienanos2 + 20 你太有才了!
smile_berry + 20 谢谢分享!
妮南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01: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徽因是不是挺不幸的,徐志摩喜欢陆小曼。都是才女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2-12-2011 01: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mason00 的帖子

徐是爱她两人的,只是 不在同一个时空。

不过,徐能让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都如此怀念,也不枉此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2-12-2011 01: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414_111908.jpg

徐志摩和陆小曼

面相上讲,陆小曼和林徽因完全不是一类人。

徐对于林是一见钟情,但追求未果。而和陆小曼的故事更类似古代风流才子佳人那种。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cienanos2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01: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lisa2008 的帖子

哦,那我记错了,应该是徐先生有一位原配。那位很不幸,据说是非常传统的妇道人家,可惜诗人不是普通人。陆小曼虽然是才女,不过生活比较奢侈,徐志摩写诗,兼职教书才够开销。好像大师就是因为赶飞机或者火车兼职的时候出意外了,一声叹息啊。。。艺术界就是这样,才华如绚烂烟火,消散后大家都回家吃饭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130 收起 理由
anuo + 50 你太有才了!
Queena_Li + 20 你太有才了!
lisa2008 + 20 你太搞笑了!
crystal08418 + 20 吃饭了。。。。。。
冰翡翠 + 20 你太搞笑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06: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isa2008 于 12-12-2011 00:50 发表
前段在看林徽因的《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每每看到感动之处竟然落泪。

真是本,之上才是善和美。

真性情,真丈夫的美貌才女,百年中国我想也就她数第一了。

209788
209789


209791
林徽因于 1945
...


没看过这三位的文章,徐倒是大名鼎鼎哈

好像就是出三角恋,林倒是有些酸酸的味道。

真假这个问题很难说,我在想,这个道德的束缚和对人性的尊重在那个时代是个矛盾。

基本不怎么看文艺,不过我想文艺女青年都有些许坚守,些许底线

以上为乱拍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好久不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4: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是需要坚守底线
有些事有可为,有些事不可为
但求无愧于心,烟花绚烂后的灰烬不是林之所求吧
我想她要的是细水长流的绵长与永久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冰翡翠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6: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首林徽因写的《人间四月天》,很喜欢这首诗朗诵: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U4MjU3NzA4/v.swf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我也喜欢这诗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6: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所谓的三角恋、一夫一妻制都是世俗的东西,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你和青山同学握手吧,哈哈
mason00 + 20 你太有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7: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extreme 的帖子

很文艺的角度啊。徐志摩和原配的故事我觉得是最有现实意义的,文艺和现实的冲突。无法从世俗角度指责徐大师,但是那位原配夫人的不幸难道只能责怪命运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Queena_Li + 2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7: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extreme 于 12-12-2011 16:39 发表
其实所谓的三角恋、一夫一妻制都是世俗的东西,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这话说的好像等于没说,完全正确哈

潜台词就是可以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问题这东西不太适合大多数人,那么法律可以例外吗?

其实如果没有这种暗恋的情节,就不会有那么好的作品和那么让人感动的情怀。

所以有得也就必有所失,失去其实也不是坏事。
人生挺美好的事情,就是你朝思暮想的一个事天天勾着你,你还得不到。
这是人生的一部分,
我想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这情感,只不过没有作家那么煽情罢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160 收起 理由
anuo + 50 你太可爱了!
欢语 + 50 你太有才了!
lisa2008 + 20 你太有才了!
值班管理员001 + 20 恭喜你!
冰翡翠 + 20 你太有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7: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dcxg 的帖子

灵感来源啊,需要个念像,做一个不巧当的推进,当代文艺界的人吸毒,找灵感,几十年以后,吸毒也有可能就是一世俗的事,只是不是谁都承担的起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0 收起 理由
anuo + 50 你太有才了!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9: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诗的时候固然就文论文,而谈一个人的时候免不了又要讨论私人道德。徐志摩不是我的那盘菜,虽然我也喜欢哼几句偶然,诗人不能以艺术为名使道德蒙羞。既如顾城,你黑夜里的眼睛再亮也逃不过夺人性命的谴责。林徽因不选择他实在聪明,不过我欣赏她倒不如欣赏他的原配张幼仪,一个女子能把自己的命运改变,教本该同情她的世人只觉得敬佩,那才真正了不起。徐志摩配不上她。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200 收起 理由
anuo + 50 我很赞同!
Queena_Li + 20 我很赞同!
susanwhliang + 20 我很赞同!
lisa2008 + 20 你太有才了!
laurel_dyf + 5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9: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ason00 于 12-12-2011 17:46 发表
很文艺的角度啊。徐志摩和原配的故事我觉得是最有现实意义的,文艺和现实的冲突。无法从世俗角度指责徐大师,但是那位原配夫人的不幸难道只能责怪命运吗?


读书读一半,人家离开了徐志摩后的人生简直闪闪发光呵。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苏丝红 + 20 太对了!
lisa2008 + 2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9: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金鱼和农夫 的帖子

高见,想起来了,张幼仪,这个人是徐先生一生情感中我映像最深的。相反名声最大的陆小曼是我最不待见的。林同学确实聪明。。。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你太有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19: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徽因三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0: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妮南 的帖子

才女都不好伺候啊,还是远观为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0: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ason00 于 12-12-2011 01:57 发表
哦,那我记错了,应该是徐先生有一位原配。那位很不幸,据说是非常传统的妇道人家,可惜诗人不是普通人。陆小曼虽然是才女,不过生活比较奢侈,徐志摩写诗,兼职教书才够开销。好像大师就是因为赶飞机或者火车兼职的 ...



他是因为去参加林徽因的演讲,搭私人飞机出事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我很赞同!
mason00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1: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8 笨笨永闯天涯 的帖子

原来是这样,本来觉得徐大师死得有些俗,这下看来是非常纯粹的诗人之死啊。。。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Queena_Li + 20 哈哈
lisa2008 + 20 你太搞笑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1: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ason00 于 12-12-2011 18:39 发表
才女都不好伺候啊,还是远观为妙


多情总被无情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1: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今中外,诗人英年早逝的例子也不少。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的确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2: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中,我也最喜欢张幼仪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认为徐志摩有什么道德问题,没有爱情还凑合在一起,那才是有问题,如果诗人能够凑合的话,那他也写不出那么激情演绎的诗歌了,即使他爱过小曼,但有一天不爱了,去追求别的女子,这很正常啊,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如果他是愿意凑合的人,那他就不是徐志摩。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60 收起 理由
妮南 + 20 诗人才子没有不多情的
lisa2008 + 20 我很赞同!
mason00 + 2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11 23: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3 extreme 的帖子

这事从徐志摩角度看没问题。不过张幼仪简直是无妄之灾。记得他们俩是包办婚姻,诗人够牛的话一早可以反抗。可惜他选择了孝道,忍耐多年之后还是闪了。不是指责徐老师,只能说是一场悲剧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Queena_Li + 2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2-2011 01: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志摩的《偶然》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这是徐志摩写给林徽因最后的诗,就像他们的相遇,短暂而璀璨!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也是我爱~
cienanos2 + 20 你太有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2-2011 01: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extreme 于 12-12-2011 22:55 发表
我不认为徐志摩有什么道德问题,没有爱情还凑合在一起,那才是有问题,如果诗人能够凑合的话,那他也写不出那么激情演绎的诗歌了,即使他爱过小曼,但有一天不爱了,去追求别的女子,这很正常啊,没什么可以指责的。 ...


不知者不怪,没有爱情还凑合在一起,那当然是有问题。不过凑合的不是张幼仪,她这方面是有爱情的;凑合的恰恰是徐志摩。他不但凑合了,见到林徽因之后,又把怀孕快要生产的妻子抛在异国他乡不闻不问,这就是道德问题。徐志摩在张幼仪生完第二个儿子正虚弱的时候,递上了离婚协议书。要是说那都是他的孝道为先,徐志摩这一生一世都没有照顾过自己的父母,而恰恰是张幼仪在徐志摩追求林徽因时照顾他的吃穿,在他追求陆小曼时照顾他的父母带大他的孩子,直到他死后还给他父母养的老送的终。

而且,张幼仪决不是那种小脚没见识的村妇,幸好世人对她的评价并不以徐的说法为尺度。“民国15年夏,幼仪回到上海,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她每天上午9时准时上班,从不迟到;下午5时下班后还请了一位老先生,专门为她补习中文。在她的严格管理下,又有乃兄做后台,上海商业银行的陈光甫和浙江实业银行的李馥荪也对她大力支持,很快反亏为盈,在上海银行界崭露头角,名噪一时。成为中国女性开办银行的第一人。与此同时,张幼仪还担任了云裳时装公司的总经理。此为上海第一家时装公司。张幼仪把欧美的新式样引入“云裳”,并且裁剪缝制考究,成为一流时装店。顾客多为大家闺秀、海上名媛,在社交场中,无不以穿着“云裳”所制服装为荣,因而生意兴隆。民国23年,其兄张君劢参与领导的国家社会党聘请她去管理财务。从此,幼仪即是银行家又是企业家,还参与了政治活动。”

一档归一档,说诗歌,徐志摩没说的;说道德,我不得不质疑。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130 收起 理由
mite + 50 谢谢分享!
Queena_Li + 20 我很赞同!
laughter555 + 20 怎么感觉有点雅思作文的味道, 呵呵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mason00 + 20 清晰,帮我恢复了记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2-2011 01: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ason00 于 12-12-2011 01:57 发表
哦,那我记错了,应该是徐先生有一位原配。那位很不幸,据说是非常传统的妇道人家,可惜诗人不是普通人。陆小曼虽然是才女,不过生活比较奢侈,徐志摩写诗,兼职教书才够开销。好像大师就是因为赶飞机或者火车兼职的 ...


徐志摩的死,还真的不能归到陆小曼的责任。他是飞去参加林徽因的一个建筑艺术演讲会,乘坐的飞机遇到大雾撞山机毁人亡的。

人说徐和林之间的情感,超出友情又不是爱情,是第四类情感。他们彼此欣赏,是心灵的知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2-2011 01: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凤凰卫视播放过民国期间几个著名的离婚案, 徐和张的离婚就是中国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

在张和徐之前, 中国人只知道休妻, 不知道有公平离婚这一说法。

离婚时,他们的孩子刚刚出生不久,张也是奇女子, 但徐也说不上有甚么道德瑕疵, 在那个纳妾,休妻还是寻常事的年代, 能为天下先用互相尊重的文明离婚来结束已经不存在感情的婚姻, 说明徐和张都是足够互相理解和尊重的。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50 收起 理由
mite + 10 谢谢分享!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mason00 + 20 需要放在时代大环境考量,高!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2-2011 01: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右边的那个是林徽因

林徽因学生照
nEO_IMG_IMG_1877.jpg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60 收起 理由
lisa2008 + 20 谢谢分享!
cienanos2 + 20 灵秀啊!
mason00 + 20 你太有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2-2011 01: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aurel_dyf 于 12-12-2011 14:22 发表
人生是需要坚守底线
有些事有可为,有些事不可为
但求无愧于心,烟花绚烂后的灰烬不是林之所求吧
我想她要的是细水长流的绵长与永久


林徽因是何等聪明睿智的女子啊。单单她的容貌就够用倾城来形容,而她的才华和信念支撑下坚定的性格更让寻常小女子望尘莫及。她和徐是心灵知己,和建筑大师梁思成结成连理,而学界泰斗金岳霖,也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但为她终生未娶。林徽因能把握好和这三个出色男人的关系,绝不是一般智慧可以达到的。

最初徐志摩在英国追求林徽因的时候,林徽因是动过心的。但徐有妻有子,林徽因就让他在自己和张幼仪之间做选择。徐当即就向张幼仪提出离婚,张当时的反应是很理性的。但是徐的父亲和梁启超都坚决反对,而林徽因的家庭背景和教养最后让她作出了拒绝徐的决定。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mason00 + 20 原来有这么一段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reeOZ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FreeOZ论坛

GMT+11, 25-10-2020 15:47 , Processed in 0.136637 second(s), 7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