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FreeOZ用户注册
查看: 428|回复: 4

[其他] 卖花姑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4-9-2019 10: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FreeOZ用户注册

x
论坛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1&lang=zh_CN#rd

原创: 力夫

“老爸,走哇。“昆士兰科技大学一年级学生Nancy一声口令。

未满18岁的女儿还没考到驾照。自她10岁和妈妈赴澳以来,我已习惯于听从娘俩的指令,在空闲的时候,开车接送母女去她们需要到达的地方。

这是2016年8月初的一个周六。清晨的道路上车少人稀,桔黄的阳光漫无边际铺展在四野。湛蓝的天空悠远、清澈。

Nancy去的目的地是City附近的一个花卉批发市场。前两天,她忽然在饭桌上透露,七夕节她不上学也不去咖啡店打工。在华人学生群体的网络平台上,有人热烈地谈论七夕节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要像Valentine’s Day(西方情人节)一样有气氛。Nancy和素未谋面的Cindy一拍即合,心动不如行动,卖花。目标人群:大街上熙来攘往的红男绿女。

布里斯班的冬天和厦门的冬天差不多,早晚冷风一吹,凉意袭人,白天却温暖如春。早上7点,花卉批发市场刚开始营业,人还不多。名目繁杂的花花让人眼花缭乱,花盲的我只能叫出有数的几种花名。两个小姑娘已经网上预订了鲜花,我送Nancy来只是实地观察一下,确定各种花卉的价位并有直观的选择。Nancy一边和西人营业员交流,一边不时打电话和童鞋讨论。

这孩儿好拿主意。2008年某月,四年级学生,十佳少年获奖者Nancy在开发区实验小学,把自己攒的400 多元零花钱捐给了四川老家汶川地震灾区,漳州电视台播了访谈新闻,妈咪才晓得。13岁那年,刚上八年级的Nancy到了澳洲法定打工年龄,迫不及待地打印了一叠简历,附上一张神采飞扬的照片,让我陪她到商业中心去找工作,我远远地跟随她一气投了十几份简历。结果有名的大卖场Kmart录用了她,收银少女一做5年。其间偶尔又做了咖啡小妹、寿司女生、中餐厅和火锅店服务员。如今在大学念了IT和电子工程专业,要在乞巧的节日卖花花。

七夕节是两天后,两个女大学生在前一天辗转公共交通,把一大堆各色鲜花拖到了Cindy的住处。方案基本确定,一些花枝零售,余下的插成大小不一的捧花。售卖场所具体在学校门口,City步行街,华人区商业中心。销售指导思想,弘扬华夏传统文化,祝福美好爱情。

整个一天,Helen边工作边打探卖花姑娘的状态。我下班回家后,她向我通报了一些情况。两名女学生吃过早餐后,分别在学校门口守株待人,却人影寥寥,不见成效。于是当机立断,乘车转场到City步行街分头叫卖,成果喜人。不管是印度小哥还是西人青年,听了卖花姑娘的一番汉文化科普,情人节嘛,都善解人意地买上几支玫瑰或一束鲜花。

不到一个小时,严重的情况出现了,有穿制服的人士讲,她们必须提前向政府部门申请,租了摊位才能在街上卖商品。沿街叫卖是违规的,如果不停止售卖将会罚款600澳元。卖花姑娘打起精神,将两大袋鲜花乘车辗转挪到华人商业区。不敢在街上叫卖了,只能在一些僻静的餐馆门前守望。到了傍晚6点多,也顾不上吃东西,大部分货品还没有脱手。Nancy这个倔女子,也不回家歇歇,也不要老爸老妈去看她们,给送点食物过去。

卖花姑娘在万票圈声称要破产了,呼叫老铁们前去火力支援。这丫头学习不用父母费心,人缘也还不错。中学的时候老师常叫她帮助落后的同学,我通常会在一些时间被学校邀请去喝咖啡,和其他一些同样的家长围观学校给孩子们颁发奖状,以示勉励。

过了七时许,情况慢慢好起来。

我和孩她娘是晚上8点到的,没有过去,呆在车里远远地瞄着。眼见呼啦啦一伙小青年走过去,每人三朵五朵的购买。只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们,大多也没有女朋友可献花,也都经济实力不强。夜风寒凉,Nancy穿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裙,白色衬衣外套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褂子,齐肩长发歪扣一顶街舞青年的帽子,俏皮又帅气。对着来来往往的老铁伙伴们拱一拱手,道一个似是而非的万福。Cindy是一个白白裙子圆圆脸的安静女生,只身一人初到布村上大学。她的伙伴们都在80公里外的黄金海岸。

时针缓慢跳动。Helen躲在车后座不停地给忍饥受冻的女儿打电话,想说服她花不要卖了,接她早点回家休息,老爸老妈第二天一早还要上班。

Nancy只说还有一些花花,还要等会儿,叫妈妈不用管她。这个倔强孩子,有时候执拗起来,没有道理可讲。之前一位做帮厨的阿姨,介绍她去一家新开的中餐厅兼服务生,小时工资比别的留学生高2澳元,因为她是资深的打工小妹,经验丰富。上海老板娘不满老板的决定,横竖挑她的毛病。Nancy受不了窝囊气,非要把时薪降得和别人一样,然后再凭自己的勤劳往上涨工资。

这孩子从一家有名的火锅店辞工和她的直率脾气也有关系。火锅店的女大厨也是川渝老乡,脾气非常厉害的角色,Nancy自幼叫她阿姨,我们都甚相熟。但是我家这个傻女子,有一天实在忍不住,当面对阿姨说不要对留学生服务生太苛刻了,弄得别人很尴尬。Nancy终究不能改变什么,后来就离开了那家火锅店。
这些事情,我和孩儿娘都是后来才知道一点。也晓得这和父母秉性多少有关系,为此隐隐感到忧虑。

大约十时许,有两位马靴皮裤穿着精神的女士从停车场走过,Helen下车招呼她们,大致缘由说一遍,递上100澳元请求二位可否帮忙去把两名小女生的花花买了。二位女士表示理解,未几时抱了几大束漂亮花卉回来交予Helen。孩儿娘坚辞不要,一定让她们带走,不能让女儿看见。几番推让,两位女士留下20澳元,说大家都是做母亲的人……捧着花离开了。我和Helen感叹不已,舒口长气。

开车接到卖花小姑娘,已是夜里11点了。两人吃了一块点心,先送Cindy回20公里外的住处。到了出租屋,两位童鞋上楼清理账务。穿着臃肿的夫妻两人站在路边甩手甩脚,活动筋骨。南半球冬夜的冷风浸入肌肤,清凉的空气凛人肺腑。满天的繁星闪闪烁烁,明明灭灭,仿佛在编织一个无涯的清澈的梦。

Nancy捧着一束绚丽的花卉走近前来,笑意嫣然:“除去所有材料,交通成本开销,两人一共小赚300澳元。”

“那么,怎么感谢捧场的小伙伴们呢?”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赚的钱改天请老铁们吃火锅啰。”

“好吧,乞巧节快乐,卖花姑娘。”

夜色如水,长路如鞭。头顶星星点点幽蓝的梦境,深邃而悠远。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0 收起 理由
妮南 + 10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9-2019 16: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边还真的很少看见路边卖花的小哥或姑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9-2019 17: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妮南 发表于 24-9-2019 15:41
这边还真的很少看见路边卖花的小哥或姑娘。

澳洲是不允许这样卖东西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9-2019 17: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边只允许街头卖艺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kevin妈妈 + 5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9-2019 09: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妮南 发表于 24-9-2019 16:24
这边只允许街头卖艺的。

对,为啥卖艺可以,卖其它不可以?
不过如果卖啥都可以,又会太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reeOZ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FreeOZ论坛

GMT+11, 16-11-2019 08:23 , Processed in 0.056025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