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FreeOZ用户注册
查看: 1682|回复: 15

[诗词歌赋] 许立志诗十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3-10-2020 20: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FreeOZ用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春浅 于 23-10-2020 21:07 编辑

    许立志,在2014年国庆前一天,自工作所在地深圳龙华富士康园区某栋楼一跃而下,完成自己二十四年人世旅程。他的家乡是广东揭阳,高中毕业之后就各地打工,2011年去了深圳,喜欢文学,尤爱诗歌,在网络与报刊零星发表诗作,被称作“打工诗人”。

    我想说,他就是诗人。以下十三首为证:

1.《流水线上的兵马俑》

沿线站着

夏丘

张子凤

肖朋

李孝定

唐秀猛

雷兰娇

许立志

朱正武

潘霞

苒雪梅

这些不分昼夜的打工者

穿戴好

静电衣

静电帽

静电鞋

静电手套

静电环

整装待发

静候军令

只一响铃功夫

悉数回到秦朝

2013-12-5

(按:在这个时代,看到一个一个的人还是很难)


2.《我的粮仓》

我体内孕育着一座饥饿的粮仓

它缺少血液必要的饱满

我的骨头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扎根生长,从而有了弯曲的枝节

日子一长,枝干上抽出了两片肺叶

我的呼吸在工作中倾吐绿色

这漂泊生活里苦涩的胆汁

工厂散落于荒野

荒野上布满了我的毛细血管

这涓涓细流将祖国南方的加工业日夜浇灌

而我的皮肤,日渐龟裂

头上的稻田在秋天的风中枯萎

2011-9-6

(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有的人青春随风而逝)


3.《这城市……》

这城市在废墟中冉冉升起

拆掉祖国的传统祖先的骨头

这城市把工厂塞进农民工的胃

把工业废水注射进他们一再断流的血管

这城市从来不换艾滋病的针头

这城市让妇科医院与男科医院夜夜交媾

让每个人都随身携带避孕套卫生巾伟哥堕胎药

让每个人都身患盆腔炎宫颈炎子宫内膜炎

宫颈糜烂阳萎早泄前列腺炎尖锐湿疣不孕不育

这城市高唱红歌领悟红头文件流鲜红的血

这城市金钱杀戮道德权利活埋法律

这城市五脏俱全五脏皆烂

这城市城中村距市中心有十万八千里

这城市人民向人民公仆下跪

这城市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尊严与本善烂遍大街

高级会所窖藏政客茅台小姐

这城市李白饿死街头口水歌手功成名就

这城市虚岁是1980——2013

这城市实岁是1966——1976


(按:不单单是城市的缩影,也是中国,和人民)


4.《我谈到血》

我谈到血,也是出于无奈

我也想谈谈风花雪月

谈谈前朝的历史,酒中的诗词

可现实让我只能谈到血

血源自火柴盒般的出租屋

这里狭窄,逼仄,终年不见天日

挤压着打工仔打工妹

失足妇女异地丈夫

卖麻辣烫的四川小伙

摆地滩的河南老人

以及白天为生活而奔波

黑夜里睁着眼睛写诗的我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人,谈到我们

一只只在生活的泥沼中挣扎的蚂蚁

一滴滴在打工路上走动的血

被城管追赶或者机台绞碎的血

沿途撒下失眠,疾病,下岗,自杀

一个个爆炸的词汇

在珠三角,在祖国的腹部

被介错刀一样的订单解剖着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

纵然声音喑哑,舌头断裂

也要撕开这时代的沉默

我谈到血,天空破碎

我谈到血,满嘴鲜红

2013-9-17

(按:只有血,不由自主从内心涌出)


5.《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2013-12-19

(按: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再歌颂螺丝钉)


6.《省下来》

除了一场初秋的泪雨

能省的,都要省下来

物质要省下来,金钱要省下

绝望要省下来,悲伤要省下来

孤独要省下来,寂寞要省下来

亲情友情爱情通通省下来

把这些通通省下来

用于往后贫穷的生活

明天除了重复什么都没有

远方除了贫穷还是贫穷

所以你没有理由奢侈,一切都要省下来

皮肤你要省下来,血液你要省下来

细胞你要省下来,骨头你要省下来

不要说你再没有可省的东西了

至少你还有你,可以省下来

2011-9-1

(按:深入脑海的穷,为一个“省字”竭尽全力)


7.《出租屋》
十平米左右的空间
局促,潮湿,终年不见天日
我在这里吃饭,睡觉,拉屎,思考
咳嗽,偏头痛,生老,病不死
昏黄的灯光下我一再发呆,傻笑
来回踱步,低声唱歌,阅读,写诗
每当我打开窗户或者柴门
我都像一位死者
把棺材盖,缓缓推开

(按:如果,也曾蜗居在城市)


8.《发哥》
你总是双手撑着腰
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给工友们留下的印象
却仿佛一个怀胎十月的女人
饱尝了打工生活的艰辛后
说起往事,你总是微微笑着
尽管这笑藏不住辛酸,苦涩
七年前你独自一人
踏上深圳这片热土
意气风发,信心十足
迎接你的却是冰雪
黑夜,暂住证,收容所„„
几经波折,你进了这家世界头号代工厂
从此站立,打螺丝,加班,熬夜
烤漆,成型,打磨,抛光
包装机台,搬运成品
每天一千多次地弯腰直腰
拉着山一般的货物满车间跑
病根悄然种下而你一无所知
直到身体的疼痛拉着你奔向医院
你才第一次听到了
“腰椎间盘突出”这个新鲜的词组
每当你笑着说起这些病痛和往事
我们总被你的乐观感动着
直到年底聚餐,醉醺醺的你
右手握着酒瓶,左手竖起三根手指
哽咽着说:
“我还不到三十岁
还没交过女朋友
还没成家立业
这辈子,就算完了”

(按:工友们,你们中间有个清醒敏感的诗人)


9.《一位老干部退休后的诗意生活》 4/28/13

在官场贪污腐败了几十年

他竟成功地功成身退

过上了与世无争的诗意生活

在自家院子里,种上了

几棵松岛枫,几株武藤兰

每天傍晚夕阳西下时

他就在院子里散着吉泽明步

清风徐来时,他还能闻到

一阵阵的相田纱耶香

要是感到累了,他就躺在摇椅上

举头仰望苍井空,凝眸倦鸟西野翔

(按:修桥补路无尸骸)


10.《迟到的愧疚》11/6/13

每天在快餐店吃完饭后

我都是习惯性地

拍拍屁股走人

直到今天晚上

当我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时

突然发现这情景很像

这么多年来在家里

我们父子四个吃完饭后

拍拍屁股走人

留下一桌烂摊子

让母亲一个人

慢慢收拾

(按:那些平凡的生活,和所谓底层的人啊,是母亲)


11.《村庄缩影》 7/12/13

老祖母一声哀鸣,手指青天

衰败的皱纹嵌入古墓

枯草捅破家族的病史

肺结核,哮喘,偏头痛

混同白血黑血,血脉相连

断流不见红,骨质疏松

古老的村庄埋葬不了割腕

上吊,卧轨,跳楼,车祸

烈日下乡亲们目睹满地呻吟的

敌敌畏,百草枯,甲胺磷

伟大的传统来自祖先

复古的死亡先驱,噙着泪

酒池中将十四岁的男孩女孩

发配珠三角,用身体和青春

去换取家族的医药费,死前的税

时刻铭记祖国的GDP

用工业废水清洗沙尘暴的心脏

泣血的母亲撮土为香,愿菩萨

保佑子女平安,有饭吃,有衣穿

她看不见南方的孩子头顶太阳

让脚手架爬进身体化为血管

在耻辱的年代把尊严扔进垃圾堆

身体让货车轿车随时碾压

还要笑着,还要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这生活的乐趣人生的高潮

夜色中有人高唱红歌,缺乏伴奏

拉来娼妓,赞美生活

她们忍着病痛,妆容精致地活着

要趁着青春茂盛多攒几笔

带着生锈的骨头回到老家结婚生子

小店开在村口,窖藏起交蚺的爱滋病

生活美满,家庭幸福

老人们在榕树下安睡,小孩玩过家家

那些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村里人偶尔提起

还能说出,他们多年前的模样

(按:再也回不去的乡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12.《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眼前的纸张微微发黄
我用钢笔在上面凿下深浅不一的黑
上面盛满打工的词汇
车间,流水线,机台,上岗证,加班,薪水
我被它们治得服服贴贴
我不会呐喊,不会反抗
不会控诉,不会埋怨
只默默地承受着疲惫
驻足时光之初
我只盼望每月十号那张灰色的薪资单
赐我以迟到的安慰
为此我必须磨去棱角,磨去语言
拒绝旷工,拒绝病假,拒绝事假
拒绝迟到,拒绝早退
流水线旁我站立如铁,双手如飞
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按:行尸走肉)


13.《新的一天》(原题:《我弥留之际》)
我想再看一眼大海
目睹我半生的泪水有多汪洋
我想再爬一爬高高的山头
试着把丢失的灵魂喊回来
我想在草原上躺着
翻阅妈妈给我的《诗经》
我还想摸一摸天空
碰一碰那抹轻轻的蓝
可是这些我都办不到了
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有听说过我的人们啊
不必为我的离开感到惊讶
更不必叹息,或者悲伤
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

(按:无声告别)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annahw + 50 一声叹息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3-10-2020 21: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初中时写诗,和朋友打油互动,感觉友谊美好。高中时写诗,被戏谑为文人骚客,感觉是种骄傲。大学时写诗,寄给分别各地的朋友,感觉有思念的温情。同学中至今写诗的只有小武,大学舍友,矮个子,羞涩寡言,却经常诗兴大发,写情诗给系里极少数有文采气质的女生。大学毕业后果断转行文职,辗转广东各地私企工厂,数年前考公回乡,安稳至今。据悉至今未婚,前年曾与其相见,仍有当年气质,或曰赤子,或曰幼稚。

    我飘洋过海之前,在深圳蜗居两年有半。同学有数人在富士康,我也曾去过龙华园区。2011年初离开时,正是许立志来深圳之时。如果我还在深圳,也许,我也会是许立志。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annahw + 50 我原来在百草园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10-2020 23: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浅 发表于 23-10-2020 21:24
我初中时写诗,和朋友打油互动,感觉友谊美好。高中时写诗,被戏谑为文人骚客,感觉是种骄傲。大学时写 ...


以前也离富士康宿舍楼很近过。在坂田叫百草园的宿舍那边。不知道和你说的是不是同一地方。

唉,叹啊……年轻的生命,最后一首,看到妈妈给的诗经,眼睛眨呀眨呀,因为看不清了……

不要说谁是许立志,你更不是。你做事出来的功德,更不能是。哎…… 此处有叹息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10-2020 09: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让人有感触,身临其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10-2020 12: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他的自杀,也许这些诗在很多人眼里永远都是一时的脑电波,或者是无病呻吟,读完就忘了,

也许诗人是活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吧?

想起人生荒谬这个主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10-2020 1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让我想起这篇文章:

《诗人的音乐》

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是我最不敢轻易去听的曲子之一。

  然而,有时坐到纸笔书桌之前,总是不由自主地打开电脑,侧耳聆听。

  我对这支最伟大的小提琴协奏曲的评价无外乎:“只要开了头,无需一分钟,柴的D小协就用极其强烈的旋律感,死死地揪住你的心,层层扫除久积的尘翳,直到最后,再用一个细若游丝的高音,将你一举击溃,彻底把自主权交给那绮丽诡异的乐思。”

  记得有一次无意中放D小协,领导听了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人疯了吗?”我不禁哑然失笑。疯了,可是对一个诗人的最高评价。试想,作为一个诗人,活在这个荒谬充斥、悖论十足的世界上,如果不疯,那才是咄咄怪事。

  作为音乐家,还有比柴可夫斯基更象“诗人”的吗?作为音乐,还有比D小协更象诗的吗?哪一部乐曲有象D小协这样的诗一般的旋律和情绪?

  试把屈原的诗“天问”节录于下: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
  那恢弘背景下的小提琴激烈、狂放的愤怒控诉和哀怨祈求,虔诚而疑虑的宗教感和悲怆凄凉的历史感一并再三显现,难道不象一个背负着拯救世界、拯救个人的历史或宗教使命的赤子、诗人、哲学家,在时间强大湍急的浊流面前,倍感渺小无助而伤感难抑,凄厉问天,最后却只能随波逐流,拼命挣扎抓狂?不是投江而思死,就是失心而疯?
  
  在我的内心里,一直把倾听柴可夫斯基的D小协和倾听唐德刚的口述历史等同起来。那宏大叙事的背景铺陈,个人在历史洪流力的苦心孤诣,山穷水尽而峰回路转的心灵启迪,一线生机的民族前景和个体拯救,让芸芸众生历尽磨难的历史三峡曲折蜿蜒,摧枯拉朽的灭顶之灾如狂风暴雨般突然降临,激烈暴怒的战争过后,心灵静坐在废墟上刻骨的反思,反思,却又是身不由己卷入另一场不可避免的洪流……

  前些日子,我一面读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一面读刘小枫的《拯救与逍遥》,一本是历史,一本是哲学,一面是现实,一面是宗教,一处是血,一处是诗。当读到太平天国被俘将领如石达开、林凤祥受剐刑之时,刽子手和受刑人同时惨号的可怖万状的情形,鲜血淋漓的历史现实之恶,便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而当读到刘小枫所引用的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诗歌:

    只要良善、纯真尚与人心同在,
    人便会欣喜地
    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如苍天彰明较著?
    我宁可信奉后者。
    神本是人之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人诗意地
    栖居在大地上。

  如此,才能重新回到生活的本原,而在这本原里,谁不曾仰望星空?谁不曾对浩瀚的宇宙发出由衷的长长叹息?

  世界普遍的恶和诗人因找不到灵魂的出路而自杀的悲剧,一方面让人黯然,一方面让人激动,柴可夫斯基在D小协里边,表现得正象同样寻找着、迷茫着、痛苦着、思索着、激动着的陀斯妥也夫斯基,而他的绝望奋争,借助音乐这感性的素材,似乎比后者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样关注自身生命出路的柴可夫斯基,在D小协的小提琴上,毫不保留地用尽各种技巧,象浇灌毕生心血一样,几乎把所有的灵感和气力全部倾注其中了。那种激情倾泻因为是真诚袒露,而丝毫不显得做作矫情,才华横溢之处,似乎不仅让全体乐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凝神静听,而且足以迫使原本也许无意的听众,将情绪和听觉纷纷集于其上,哀之乐之,赞之恨之,随起随落,随动随静,亦歌亦泣,亦颠亦狂。把自己那三两块破砖烂瓦围起来的小小幸福,和鸡毛蒜皮的世俗烦忧,抛到九霄云外,让视觉从渺小的个体移到这乐曲所展现的生命大境和历史长河中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10-2020 23: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像一位死者
把棺材盖,缓缓推开


有人把诗写在文章里,有人把文章写在诗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10-2020 23: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京 于 24-10-2020 23:24 编辑

必须有思者在先,诗人的话才有人倾听。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10-2020 10: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annahw 发表于 23-10-2020 23:40
以前也离富士康宿舍楼很近过。在坂田叫百草园的宿舍那边。不知道和你说的是不是同一地方。

唉,叹啊 ...

是在附近不远,毕竟两个园区都很大。两个地方我都去过,在深圳时周末喜欢到处拜访同学朋友。
我在同学中属于混得不好的那类,工作中属于老黄牛型的,我和许立志一样在工厂打过工,流水线的生活,加班的生活。我可能承受能力更强或者适应能力更强吧,毕竟在农村时,我已体会过更辛苦的活,打工也早在初中之后就顺其自然去做了。我也从那时起写些打工诗,或者读我的无用书。我可以想象许立志在同事中无人理解的样子。而我放下书和眼镜,是那种可以喝酒大笑的人。
如果我一直有负债累累的压力——那时真是接踵而来的,一直在爱情上遭受挫折——那时正和在百草园生活的一位同学擦肩而过,如果我没有很幸运地逃离,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会沉坠下去.......
我确实即便自己身在困苦,把不幸的家庭扛在肩上,也依然尽我所能向别人伸出手来。曾想还债过后就和朋友一起去支教,也许一辈子做个穷教师。也许我也会有一天写下:
我来时很好
去时,也很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annahw + 50 很难想象,如浅妹般的苦难!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10-2020 10: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京 发表于 24-10-2020 12:59
如果不是他的自杀,也许这些诗在很多人眼里永远都是一时的脑电波,或者是无病呻吟,读完就忘了,

也许诗 ...

是的,每天都在这样荒谬的世界,过着荒谬的人生
诗人不必写诗也是诗人,有人再怎么写诗也不是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10-2020 10: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京 发表于 24-10-2020 13:03
突然让我想起这篇文章:

《诗人的音乐》

我对音乐的感受力很弱,虽然为了写篇柴可夫斯基,曾听过一个多月D小协,仍不得要领
许的诗中后期常用棺材的意象,有一首短诗《电梯》:
“我走了进去

一副站起来的棺材

随着棺材盖缓缓合上

我与这个世界

从此隔绝”

《晚清七十年》读的台版或电子版?据说国内出的删节很多,我手头有广西师大出的唐德刚作品集,就少了这部《晚清七十年》。我的家乡和太平天国有蛮紧密的关系,县境之内,达开水库,洪秀全自称天王时所在地等等。我县近代史上最有名的除此之外,便是文革吃人事件。以至我来墨时遇到同省人,介绍家乡所在,人皆以为我是茹毛饮血野蛮人,好心告知以后切勿再提。

朋友说我偏爱苦闷悲情的诗,确实如此,我有偏见:只有身处困境的人,才能写出真实的困境来。以我为例,近年我最多能写怀人或乡愁而已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0-2020 11: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浅 发表于 25-10-2020 10:38
我对音乐的感受力很弱,虽然为了写篇柴可夫斯基,曾听过一个多月D小协,仍不得要领
许的诗中后期常用棺 ...

我读的是繁体的电子版,应该是台湾的。简体的是岳麓书院出的,我买了没读。我现在基本不读简体版本的任何书籍----哪怕是朋友送的签名本。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0 收起 理由
春浅 + 100 理解~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0-2020 20: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求生是生物本能,
思维意识和情绪是协助这种本能的工具。
不过最后的失衡,
也许就送掉了性命。

生命的意义,
存在的荒谬,
究竟是谁在思考?
又有谁在意这一切?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150 收起 理由
春浅 + 100 有的人走完一生都没有发现自我
annahw + 50 男神的回复好高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10-2020 2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京 于 26-10-2020 22:04 编辑
行者之心 发表于 25-10-2020 20:31
求生是生物本能,
思维意识和情绪是协助这种本能的工具。
不过最后的失衡,


在我最佩服的中文作家里,风华绝代的基督徒王怡,也写过很多诗。但是他写的都是赞美诗,赞美神就是赞美生命。

基督徒有时候几乎会忘记作为个体的人,“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但是什么叫做把神放在第一位呢?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我不知道许立志为什么放弃生命,永远都不会知道。

但是我知道王怡为什么放弃在许多人眼里比生命更重要的自由----有时候,人真算不得什么。自己算不得什么。

所以,王怡坚持圣经的教导,不服从党的领导,随时准备坐牢,这一次,被判九年刑。

作为他曾经的朋友,我就没有他那样认真-----我像避开疯子一样,对共产党避之不及,逃离了中国。

许立志也没有王怡认真,他逃离这个疯狂的世界的方式,却是用自己的生命。

王怡相信永恒的生命,同为基督徒我也信,但是我们没有几个人有作为诗人的王怡那样的执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10-2020 22: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京 发表于 26-10-2020 22:03
在我最佩服的中文作家里,风华绝代的基督徒王怡,也写过很多诗。但是他写的都是赞美诗,赞美神就是赞美 ...

谢谢,欢迎欧阳兄可以把王怡的诗贴几首让大家欣赏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1-10-2020 21: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行者之心 发表于 26-10-2020 22:20
谢谢,欢迎欧阳兄可以把王怡的诗贴几首让大家欣赏一下

温兄可以自行搜索一下。我更喜欢他的文章,他的诗,我觉得写的不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reeOZ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FreeOZ论坛

GMT+11, 27-11-2020 03:01 , Processed in 0.088347 second(s), 3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