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FreeOZ用户注册
查看: 263|回复: 0

关于未来的一个展望(有点长但我觉得有可能实现。。。世界数字化/Matrix的雏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6-2-2019 02:5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FreeOZ用户注册

x
(ZT)

《連線》:下一代平臺是“鏡像世界” 主要由 AR 驅動
  編者按:隨着AR技術的發展,我們將會迎來一個新的大型平臺。近日,《連線》雜誌創始執行編輯、《失控》作者凱文·凱利時隔5個月後再度發文,從各個角度對AR驅動的新平臺進行了梳理。他認爲,這是一個鏡像世界,現在已經初現端倪。它將是人類最偉大的成就,爲數十億人創造新的財富,帶來新的社會問題和無數的機會。現在,還沒有專家來創造這個世界,你並沒有遲到。原題爲“AR Will Spark the Next Big Tech Platform—Call It Mirrorworld”,由36氪編譯,希望能夠爲你帶來啓發。


  每年12月,電視節目《流言終結者》(MythBusters)的主持人亞當·薩維奇(Adam Savage)都會發布一段視頻,回顧他去年“最喜歡的東西”。

  2018年,他視頻的亮點之一是一套Magic Leap的增強現實(AR)眼鏡。在注意到這款產品被大肆宣傳,並遭到強烈“吐槽”之後,薩維奇描述了他在家裏、辦公室裏試戴這款頭戴設備時的一種感受。

  “我把它打開,能聽到鯨魚的聲音,”他說,“但我看不到它。 我在辦公室裏到處尋找。然後它遊過我的窗戶——在大樓的外面! 這副眼鏡掃描了我的房間,它知道窗戶是一個入口,它讓鯨魚好像它在窗戶外的街道上游來游去。”

  薩維奇在眼鏡的另一邊看到的,只是對鏡像世界(Mirrorworld)的一瞥。

  鏡像世界還沒有完全存在,但它正在到來。不久的將來,現實世界中的每一個地方和事物——每一條街道、每一個燈柱、每一棟建築物和每一個房間——都會在鏡像世界中擁有它的全尺寸“數字孿生兄弟”。

  目前,通過AR頭戴設備只能看到鏡像世界的一小部分。一片一片地,這些虛擬片段將被縫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共享的、持久的、與真實世界平行的世界。

  作家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想象了一幅與其所代表的領土完全相同的地圖。

  “隨着時間的推移,”博爾赫斯寫道,“製圖師協會繪製了一張帝國地圖,地圖的大小與帝國的大小相同,並且與帝國地圖上的每一點吻合。”

  我們現在正在建立一個幾乎無法想象的1:1地圖,這個世界將成爲下一個偉大的數字平臺。

  長期以來,谷歌地球(GoogleEarth)一直在暗示着這個鏡像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

  我的朋友丹尼爾·蘇亞雷斯(Daniel Suarez)是最受歡迎的科幻作家。在他最近的一本書《Change Agent》中,一名逃犯沿着馬來西亞海岸逃跑了。

  他對路邊餐館和風景的描述,準確地描述了我最近開車去那裏時看到的情況,所以我問他什麼時候去的。

  “哦,我從未去過馬來西亞,”他羞怯地笑了。“我有一臺電腦,上面有三個顯示器,我打開了谷歌地球。幾個晚上,我在街景裏沿着馬來西亞高速公路AH18‘開車’。”

  蘇亞雷斯和薩維奇一樣,看到了一個粗糙版本的鏡像世界。

  它已經在建造中了。在世界各地科技公司的研究實驗室深處,科學家和工程師們正在競相構建覆蓋真實地點的虛擬場所。

  至關重要的是,這些新興的數字景觀將會給人真實的感覺; 他們將展示景觀設計師所稱的場所性。谷歌地圖中的街景圖片只是表面,是拼接在一起的平面圖片。

  但是在鏡像世界裏,虛擬建築會有體積,虛擬椅子。那裏將會展現出椅子的舒適性,虛擬街道會有紋理、間隙等等,所有這些都會傳達出一種“街道”的感覺。

  鏡像世界,是由耶魯大學計算機科學家大衛·蓋爾納特(David Gelernter)首先推廣的一個術語,它不僅反映出事物的樣子,還反映它的場景、意義和功能。

  我們會和它互動,操縱它,體驗它,就像我們在現實世界中一樣。

  首先,鏡像世界在我們看來是一個覆蓋在現實世界上的高分辨率信息層。

  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虛擬的名字標籤徘徊在我們以前見過的人面前。也許一個藍色的箭頭指示我們轉彎的正確地方。或者有用的註釋錨定在有趣的地方。

  與虛擬現實(VR)用到的黑暗、閉合的眼鏡不同,AR眼鏡使用透明技術將虛擬幻影插入現實世界。

  最終,我們將能夠像搜索文本一樣搜索物理空間,比如找到沿着河流面向日出的所有地方的公園長椅。

  我們將把對象超鏈接到物理網絡中,就像在互聯網中一樣,會產生非凡的效益,並誕生新產品。

  鏡像世界將會有它自己的獨到之處,也會給我們帶來它專屬的驚喜。

  其奇特的雙重性質,融合了現實和虛擬,將會帶來現在無法想象的遊戲和娛樂方式。

  Pokémon Go,只是展示了這個平臺具有幾乎無限的探索能力。

  這些例子都很瑣碎,也很簡單,相當於我們對互聯網誕生後不久的最早的、蹩腳的猜測,比如Compu Serve(1989年首度推出電子郵件服務),早期AOL。

  這項工作的真正價值,將來自所有這些原始元素的萬億次讓人意想不到的組合。

  第一個大技術平臺是網絡,它將信息數字化,使知識服從於算法的力量;後來,它被谷歌控制。

  第二大平臺是社交媒體,主要在手機上運行。它將人們數字化,使人們的行爲和人際關係服從於算法的力量,並由Facebook和微信控制着。

  我們現在正處於第三個平臺的黎明,這個平臺將使世界其他的地方數字化。

  在這個平臺上,所有的東西和地方都將是機器可讀取的,這也將取決於算法的力量。

  無論誰主宰這個第三個平臺,都將成爲歷史上最富有、最有權勢的人和公司之一,就像那些現在主宰前兩個平臺的人和公司一樣。

  此外,與之前的平臺一樣,這個新平臺將爲其生態系統中的數千家公司帶來能力與資源,並帶來超過100萬個新想法和問題,這些想法,在機器能夠讀懂世界之前是不可能實現的。

  二、

  在我們身邊,已經有不少應用能夠窺見鏡像世界了。也許沒有什麼比Pokémon Go更能證明虛擬和現實的結合將會具備多麼神奇的能力了。

  Pokémon Go在2016年發佈時,基本上全世界的人都在當地的公園裏遊蕩徘徊追逐卡通角色。

  Pokémon Go目前已經被至少153個國家的數億玩家所接受。創建Pokémon Go的Niantic公司是由約翰·漢克(John Hanke)創立的,他也是谷歌地球的締造者之一。

  如今,Niantic總部位於舊金山碼頭沿線的渡輪大廈二樓。從寬闊的落地窗可以眺望海灣和遠處的小山。辦公室裏到處都是玩具和拼圖,包括一個精心設計的以船爲主題的逃生室。

  漢克表示,儘管AR開闢了許多其他新的可能性,但Niantic將繼續關注遊戲和地圖,以此作爲利用這項新技術的最佳方式。

  “遊戲是孕育科技的地方,如果你能爲玩家解決一個問題,你就能爲其他人解決這個問題,”漢克補充道。

  但是遊戲,並不是鏡像世界碎片出現的唯一場景。

  微軟是除 Magic Leap 之外增強現實領域的另一大競爭者。

  自2016年以來,這家公司一直在生產HoloLens增強現實設備。一旦打開並啓動,HoloLens 就會映射出你所在的房間。

  然後你可以用手操作浮現在你面前的菜單,選擇加載哪些應用程序。一種選擇是將虛擬屏幕掛在你的面前,就像在筆記本電腦或電視屏幕上一樣。

  微軟對 HoloLens 的設想很簡單:它是未來的辦公室。無論你在哪裏,你都可以在面前插入任意數量的屏幕,並在那裏工作。

  根據風險投資公司Exception,“全球80%的勞動力不在辦公桌前工作。”這些不在辦公桌前的工作者中的一些人現在在倉庫和工廠裏佩戴 Hololens,製作3D模型並接受培訓。

  最近,特斯拉爲在工廠生產中使用的增強現實技術申請了兩項專利。物流公司 Trimble製造了一款內置HoloLens、完成安全認證的安全帽。

  2018年,美國陸軍宣佈,將購買多達10萬種改進型號的HoloLens頭戴設備,用於在辦公室外的工作:在戰場上領先敵人一步,並“增加殺傷力”。

  事實上,與家庭環境相比,你更可能在上班的時候戴上增強現實眼鏡。即使是之前飽受詬病的谷歌眼鏡頭戴設備,現在也在悄悄地進入工廠。

  在鏡像世界裏,每樣東西都會有一個“孿生兄弟”。

  美國宇航局的工程師在20世紀60年代率先提出了這一概念。過保留他們發送到太空的任何機器的副本,他們可以在幾千英里之外排除故障部件的故障。這些直接演變成了計算機模擬——數字孿生。

  通用電氣,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製造了非常複雜的機器,如果它們發生故障,會致人死亡:發電機、核潛艇反應堆、煉油廠控制系統、噴氣式渦輪機。

  爲了設計、製造和操作這些巨大的裝置,通用電氣借用了美國宇航局的訣竅:它開始爲每臺機器製造一個數字孿生兄弟。

  例如,噴氣式渦輪機序列號 E174可能有一個相應的 E174數字分身。它的每個部分都可以在空間上用3D的形式表示出來,並佈置在相應的虛擬位置。

  在不久的將來,這種數字孿生可能會成爲發動機的動態數字模擬。但是這個全尺寸的3D數字孿生不僅僅是一個電子表格。它的體積、大小和質地使它看起來像一個化身。

  2016年,通用電氣將自己重新定義爲“數字工業公司”,並將其定義爲“現實世界和數字世界的融合”。換句話說,它正在建立鏡像世界。

  數字孿生已經提高了使用通用電氣的機器開展工業過程的可靠性,比如煉油或製造設備。

  就微軟而言,它已經將數字孿生的概念從對象擴展到整個系統。

  這家公司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構建一個沉浸式虛擬複製品,來模擬整個工廠車間正在發生的事情。”

  除了使用同樣大小的虛擬機器,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來解決巨大的六軸機器人軋機的故障?維修人員可以在現實世界中看到虛擬機器。

  他可以查看可能有故障的零件。總部的專家也可以在增強現實中分享觀點,並指導維修人員處理真實零件。

  最終,所有東西都會有一個數字孿生兄弟。 這一切發生的速度要比你想象的更快。

  家居用品零售商 Wayfair在其在線家居目錄中展示了數以百萬計的產品,但並非所有的照片都是在照相館拍攝的。

  相反,Wayfair發現爲每件商品創建一個3D、逼真的計算機模型成本更低。你必須非常仔細地觀察,才能辨別出它是虛擬的。當你今天瀏覽這家公司的網站時,就可以窺見鏡像世界。

  現在,Wayfair正在打算在現實世界中放置這些對象。“我們希望你從你的家裏爲你的家購物,”Wayfair聯合創始人史蒂夫·科寧(Steve Conine)說。

  這家公司已經發布了一款AR應用程序,這個應用程序可以將3D對象放置在房間中,並在你移動的時候保持其固定。用一隻眼看着你的手機,你可以在虛擬傢俱周圍走動,創造出3D場景的感覺。

  你可以在書房裏放一張虛擬沙發,可以不斷地變換放置的位置,並更換沙發的面料圖案。你所看到的,與你所得到的非常接近。

  當消費者在家裏使用這項服務時,他們“購買的可能性增加了11倍,”在線家裝平臺Houzz類似AR應用的負責人薩利·黃(Sally Huang)說。

  這就是AR風險投資人奧裏·安巴爾(Ori Inbar)所說的“把互聯網從屏幕上移到現實世界中”。

  爲了部署完整的鏡像世界,我們不僅僅需要所有的東西的數字孿生;還需要建立一個現實世界的3D模型來放置那些物體。

  消費者很大程度上自己會這麼做:當有人通過一個設備,特別是可佩戴的眼鏡,注視着一個場景時,微小的嵌入式攝像頭會向外掃描,映射出他們所看到的東西。

  攝像頭只能捕捉像素,這並不意味着什麼。但是,嵌入設備、雲端或兩個地方都有的人工智能,將使這些像素變得有意義;它會精確地確定你的位置,同時它會評估那個地方的情況。

  這方面的技術術語是SLAM——同步定位和地圖繪製——現在正在快速發展。

  例如,創業公司6D.ai建立了一個開發AR應用的平臺,可以實時識別大型對象。

  如果我用其中一個應用程序拍攝街道照片,它會將每輛車識別爲一個單獨的汽車物體,每一盞路燈都是不同於附近樹木物體的高大物體,店面是汽車後面的平面物體——將世界按照有意義的秩序劃分開來。

  這種秩序將是連續的和相互關聯的。在鏡像世界裏,物體是與其他事物聯繫在一起的。數字窗戶將會在數字牆上。

  這不是由芯片和帶寬產生的連接,而是由人工智能產生的具有場景的連接。因此,鏡像世界也會創造長期以來備受推崇的物聯網。

  從我手機上的另一個應用,Google Lens,也可以看到一些情況。

  它已經足夠智能,可以識別狗的品種、襯衫的設計或植物的種類等等。這些功能很快就會整合在一起。

  當你帶着智能眼鏡環顧你的客廳時,系統會一件一件地把它們記錄下來,告訴你牆上有一幅裱好的畫,還有四種顏色的牆紙,花瓶裏是白玫瑰,地上有一張古色古香的波斯地毯,旁邊有一塊不錯的空地方,你的新沙發可以放在那裏。

  然後它會說,“根據你房間裏已經有的傢俱的顏色和風格,我們推薦你是有某種顏色和風格的沙發。你會喜歡的。我們可以推薦這款很酷的檯燈嗎?”

  AR技術是鏡像世界的技術基礎;蹣跚學步的新生兒將會成長爲巨人。

  “鏡像世界讓你沉浸其中,而不會把你從空間中帶走。你仍然存在,但是在一個不同的現實層面上。他們不是把你與世界隔絕,而是與世界形成一種新的聯繫,”Leap Motion公司的前創意總監松田敬一(Keiichi Matsuda)寫道,這家公司爲AR開發手勢操控技術。

  鏡像世界,正在等待一款廉價的、可以永遠佩戴的眼鏡,來催生繁榮。

  越來越多的猜測認爲,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可能正在開發這種產品。蘋果一直在瘋狂加碼AR技術,最近收購了一家名爲Akonia Holographics的創業公司,專門生產薄透明的“智能眼鏡”鏡片。

  “AR技術將會改變一切,”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在2017年末的財報電話會議中說道。“我認爲這意義深遠,我認爲蘋果在這一領域處於非常獨特的領導地位。”

  但是你不需要使用AR眼鏡,你可以使用幾乎任何一種設備。今天你可以用谷歌的 Pixel 手機做到這一點,但是沒有3D眼鏡那樣令人信服的存在感。

  即使是現在,像手錶或智能衣服這樣的可穿戴設備也可以探測到原始的鏡像世界並與之互動。

  三、

  所有與互聯網連接的東西都將連接到鏡像世界。在這個相互連接的環境中,任何與鏡像世界相連的事物都會被其他事物看到。

  手錶可以探測到椅子的存在;椅子可以檢測電子表格;眼鏡會探測到手錶,即使手錶在袖子下面;使用平板電腦可以看到渦輪機內部;渦輪機可以探測到周圍的工人等等。

  一個巨大的鏡像世界的崛起,其中一部分會依賴於現在正在進行的一個根本性的轉變,從以手機爲中心的生活轉向一項有兩個世紀曆史的技術:攝像頭。

  爲了重建一個和地球一樣大的3D地圖,你需要從任何可能的角度、任何時間拍攝所有的地方和事物,這意味着你需要一個全天候開着攝像頭的星球。

  我們正在建立分佈式的全視角攝像頭網絡。就像之前的電腦芯片一樣,攝像頭每年都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便宜、越來越小。

  你的手機裏可能已經有兩個了,你的車裏可能還有幾個。我的門鈴裏就有一個。這些新的人造眼睛將會出現在我們自己的眼前,以眼鏡或者隱形眼鏡的形式出現,無論我們看到什麼,那個場景都會被捕捉到。

  鏡像世界將會是一個由光線控制的世界,光線快速傳播,進入攝像頭,離開顯示器,進入眼睛。光的法則將支配可能發生的事情。

  新技術賦予了新的超級力量。我們用噴氣式飛機獲得了超級速度,用抗生素獲得了超級治癒能力,用無線電獲得了超級聽力。

  鏡像世界將會帶來超級視覺。我們將擁有一種x射線般的視覺,能夠通過物體的虛擬體看到物體,將它們分解成不同的組成部分,從視覺上解開它們的電路。

  就像過去的幾代人在學校裏學習文字語言,下一代人將掌握視覺語言。

  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將能夠在3D場景中創建一個3D圖像,速度幾乎和今天打字一樣快。

  他們將知道如何搜索所有的視頻,尋找他們腦海中的視覺想法,而不需要文字。

  顏色的複雜性和透視法的規則將被普遍理解,就像語法規則一樣。 這將是光子時代。

  但最重要的是:機器人會看到這個世界。

  事實上,這已經是自動駕駛汽車和機器人看待當今世界的視角,現實與虛擬融爲一體。當一個機器人最終能夠在繁忙的城市街道上行走時,它的眼睛和頭腦中的景象將會是那條街道的鏡像世界版本。

  機器人在導航方面的成功將取決於先前繪製的道路輪廓——現有的人行道上燈柱和消防栓的3D掃描,交通標誌的精確位置等等。

  當然,就像鏡像世界中的所有互動一樣,這個虛擬的世界將分層覆蓋在物理世界之上,因此機器人也將看到人們走過時的實時動作。

  駕駛汽車的人工智能也是如此,它們也將沉浸在鏡像世界裏。它們將依靠平臺提供的道路和汽車的完全數字化版本。

  移動物體的大部分實時數字化工作將由其他汽車在自己駕駛時完成,因爲機器人所看到的一切將立即投射到鏡像世界中,以讓其他機器作爲參考。

  當一個機器人看的時候,它不僅可以自己看,還可以爲其他機器人提供掃描世界。

  在鏡像世界中,虛擬機器人也將被具體化;他們會得到一個虛擬的、3D的、逼真的外殼,不管是機器、動物、人類還是外星人。

  在鏡像世界裏,像Siri和Alexa這樣的智能助手將會採用能夠看到和被看到的3D形式。它們的眼睛將是嵌入矩陣的十億隻眼睛。

  它們不僅能聽到我們的聲音,還能通過觀察我們的虛擬化身,看到我們的手勢,瞭解我們的微表情和情緒。

  它們的空間形態——面部、四肢——也會增加它們與我們互動的細微差別。鏡像世界將是我們與人工智能相遇時迫切需要的界面,否則人工智能就只是在雲中抽象的靈魂。

  還有另一種觀察鏡像世界中物體的方式。它們可以是雙重用途,在不同的層面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們可以拿起一支鉛筆,用它作爲魔杖。我們可以把桌子變成觸摸屏,”松田寫道。

  我們不僅能夠打亂物體的位置和角色,還能打亂時間。

  比方說,我正沿着哈德遜河旁邊的一條小路散步,那是真正的哈德遜河,我注意到一隻鷦鷯的巢穴,我哪些喜歡鳥朋友可能會很想知道它的存在,所以我在小路上給她留了一張虛擬紙條。它會一直留在那裏,直到她經過。

  我們在Pokémon Go上看到了同樣的持續現象:虛擬生物停留在真實的物理位置,等待被發現。時間是鏡像世界中可以調整的維度。它與現實世界不同,但與軟件應用程序中的世界非常相似,你將能夠回滾。

  歷史將成爲一個動詞。 只要輕輕一揮手,你就可以回到過去,看看某個地方之前發生了什麼。

  想要看到某個地方的之前發生了什麼,只需恢復到保存在日誌中的早期版本。整個鏡像世界就像一個Word或 Photoshop 文件,你可以一直“撤銷”它們,或者你可以向另一個方向滾動:向前。

  藝術家可能會創造一個地方的未來版本。這樣巧妙的世界建築的逼真程度將是革命性的。這些向前滾動的場景將會有很大的現實意義。這樣看來,鏡像世界更好的一個稱呼應該是4D世界。

  四、

  就像之前的網絡和社交媒體一樣,鏡像世界將會不斷拓展與成長,也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問題和意想不到的好處。

  但要從商業模式開始,一個沒有商業價值的鏡像世界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取的。

  然而,如果唯一的商業模式是出售我們的注意力,那麼我們將面臨一場噩夢——因爲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注意力可以被更高的分辨率跟蹤和引導,這使得我們很容易被利用。

  在宏觀角度上,鏡像世界將呈現出收益遞增的關鍵特徵。使用它的人越多,效益就越好。它變得越好,就會有越多的人使用它,以此類推。

  這種自我強化的循環是平臺的主要邏輯,這也是爲什麼平臺——比如網絡和社交媒體——增長如此之快、如此之大的原因。但是這種動態也被稱爲贏家通吃。

  我們現在正在想辦法對付這些自然壟斷企業,像Facebook、谷歌和微信,它們既有公共設施的特徵,也有企業的特徵。更糟糕的是,所有這些平臺都是集權和分權的混合體。

  從長遠來看,鏡像世界只能作爲一種公用事業來維持,就像水、電或寬帶等其他公用事業一樣,我們將不得不支付定期的經常性費用——訂閱費。

  如果我們相信我們能從這個虛擬的地方獲得真正的價值,我們將會很樂意這樣做。

  鏡像世界的出現,將在個人層面上影響我們所有人。我們知道,居住在雙重世界會有嚴重的生理和心理影響; 我們已經從我們生活在虛擬空間和VR技術的體驗中學到了這一點。

  但是我們不知道這些影響會是什麼,更不知道如何準備好迎接它們或避免它們。 我們甚至不知道首先是什麼樣的認知機制使得增強現實的錯覺起作用。

  最大的悖論是,理解AR技術如何工作的唯一方法是構建AR技術,並在其中測試我們自己。這是奇怪的邏輯:技術本身就是用來檢驗技術效果的顯微鏡。

  一些人對新技術會造成新的傷害的想法感到非常不安,當我們可以採用預防原則時,我們會心甘情願地屈服於這些風險:除非證明新技術是安全的,否則不要允許它。

  但是這個原則是行不通的,因爲舊技術更加不安全。每年有100多萬人死於道路上,但是當機器人司機殺死一個人時,我們會嚴厲抵制它們。

  我們對社交媒體對政治的不良影響感到震驚,而電視對選舉的黨派影響遠遠大於Facebook。鏡像世界肯定會受到這種更嚴格規範的雙重標準的制約。

  鏡像世界的許多風險很容易想象,因爲它們與我們在當前平臺上看到的風險是一樣的。例如,我們需要在鏡像世界中防止假貨、阻止非法刪除、發現惡意插入、刪除垃圾郵件和拒絕不安全的部分。

  理想情況下,我們可以以一種對所有參與者開放的方式來做到這一點,而不需要像一個主導的公司負責監管那樣。

  區塊鏈一直在尋找發揮作用的地方,確保開放的鏡像世界的完整性可能是它的天生使命。現在有很多熱心人士正在研究這種可能性。 不幸的是,不難想象鏡像世界集權化的場景。對此我們還有選擇。

  毫無例外,我接觸過的這一領域的每一位研究人員都敏銳地意識到這些不同的道路,並聲稱正在朝着去中心化模式的努力。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集中式和開放式平臺將變得更加豐富和強大。

  谷歌AR和VR副總裁克萊·巴沃(Clay Bavor)說,“我們希望有一個開放的服務,每當有人使用它時,比如網絡,它就會變得更好。”

  鏡像世界將引起重大隱私問題。 畢竟,它將包含十億隻眼睛,掃視每一個點,匯聚成一個連續的視角。

  鏡像世界將從它的大量眼睛和其他傳感器中創造出如此多的數據,以至於我們現在無法想象它的規模。

  要使這個空間領域發揮作用——將所有地方和所有事物的數字孿生與真實地點和事物同步起來,同時讓數以百萬計的人可以看到它——就需要在某種程度上追蹤人和事物,這種程度只能被稱爲完全監視狀態。

  面對如此大的數據,我們會本能地退縮。我們可以想象它傷害我們的方式可能會有很多。

  但是大數據也有幾種方式可以讓我們受益,最主要的是鏡像世界。將大數據文明化,讓我們獲得比損失更多的東西的途徑是不確定的、複雜的、不明顯的。

  但是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經驗,可以告訴我們如何進入鏡像世界。

  良好的做法包括:對任何接觸到數據的一方實行強制性的透明度和問責制;信息流動的對稱性,使觀察者自己觀察到自己受到了監視; 以及堅持要求數據創造者——你和我——從系統中獲得明顯的好處,包括金錢方面的好處。

  我樂觀地認爲,我們可以找到一條可行的道路,來處理這些無處不在的數據,因爲鏡像世界並不是唯一會積累數據的地方。大數據將無處不在。

  我希望有一個全新的開始,鏡像世界是我們能夠首先解決這個問題的地方。

  五、

  從互聯網萌芽開始,數字世界就被視爲一個脫離實體世界的網絡空間,一個與實體世界分離的無形領域,與現實存在如此不同,以至於這個電子空間可以建立自己的規則。

  在許多方面,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確實是並行運行的,從未相遇。

  在虛擬世界中,有一種無限的自由感,這種自由感是通過脫離物理形式而釋放出來的:沒有摩擦、重力、動量以及所有阻礙我們前進的牛頓約束。

  誰不想逃進網絡空間,成爲最好(或最壞)的自己呢?

  鏡像世界扭曲了這一軌跡。這個新平臺沒有讓這兩個空間繼續獨立,而是將兩者融合在一起,使數字位嵌入到原子材料中。

  在虛擬世界中,你可以通過身體上的動作進行交互。

  關於羅馬廣場上那個著名的噴泉的信息,可以在羅馬的那個噴泉處找到。爲了解決一個180英尺的風力渦輪機故障,我們可以就其數字版本診斷故障。在浴室裏拿起一條毛巾,它就變成了一件魔法披肩。

  我們將依賴於這樣一個事實:即每個對象都包含相應的位,幾乎好像每個原子都有它的虛擬化身,每個虛擬化身都有它的外殼。

  我想,鏡像世界要發展到足以被數百萬人使用,至少需要十年,要成熟則需要幾十年。但是我們離這部偉大作品的誕生已經足夠近了,我們可以粗略地預測它的特徵。

  最終,這個融合的世界將和我們的星球一樣大。它將是人類最偉大的成就,爲數十億人創造新的財富,帶來新的社會問題和無數的機會。現在,還沒有專家來創造這個世界,你並沒有遲到。

  原文鏈接:https://www.wired.com/story/mirr ... -big-tech-platfor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reeOZ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FreeOZ论坛

GMT+10, 20-7-2019 16:08 , Processed in 0.105605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